百年一善陈盛芳

作者 李陵 来源 醴陵信息港 点击 发布时间 08/06/13

百年一善陈盛芳
过去了的许多时代里,醴陵城区都是一江分隔南北,现在的瓷城大道,左权路,碧山岭,江源小区,城南大道,都还是一片荒芜之地。仅胜利路,建国路和滨河路一段以及南门一带的人烟比较稠密,也就是老醴陵人常说的东门上,北门下,南门口,西门冲。东门上连丁家坊,北门下接姜湾里,南门口到碧山岭,因为西门靠河,又没有桥梁与对岸相通,一走就到底,所以就叫成了“冲”。这一上一下,一冲一口,形成了醴陵县城千年的城市格局。
不过,醴陵的这一城市格局,绝对有赖于渌水河上有桥,没有桥,醴陵就将少一“口。”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南门,都有“热闹的南门口”一说,通过此说,我们也可以想像得到,这“热闹的南门口”,为醴陵增添了多少荣光。
醴陵城区的这一上一下,一冲一口,犹如人民币的两面,缺一不可。不过,当初我们的老祖宗,为什么在渌水的这个U形湾上建立了县城,又要在一河之隔的南门,建起一片人烟稠密的南区,而不是西门冲底的河西,也不是北门对面的江源和东门上的阳三石呢?现在已经是不可考证了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过渌江桥,出南门口,经碧山岭,到志木咀,就是南下粤地,去往攸、茶的孔道,还可东出赣萍。
今天的醴陵人,从城区中心出发,可以通过西山大桥到江源,渌江桥到南门,醴陵大桥到阳三石,而且,不久的将来,还可从车顿桥到江源,从滨河路上的悬索桥到河西,而不要费渡河之力。但1924年前的醴陵县城,除了到南门时断时续有桥之外,都要踩浮桥,乘渡船,出行极其不便。而如果遇上渌江涨水,就更是只能望河兴叹了。
据史载,南宋前,渌水之上无桥。(南宋绍兴六七年间(1136-1137),湖南安抚使赵善俊奏停渌水渡钱,说明当时有渡无桥。)
乾道九年(1173)正月三十日,诗人范成大经萍乡到醴陵,作《题醴陵驿》五律,有“渌水桥边县,门前柳已黄”之句。并在所著《骖鸾录》中称:“比年新作桥”,桥名“渌水”,可见桥建于乾道早中期。
此后的800年间,渌江桥毁于水14次,毁于火5次,毁于兵4次;宋修2次,元修1次,明修7次,清修13次,为了方便交通,渌江桥是屡毁屡修,屡修屡毁。
 而最后一次被毁,是民国8年(1919),北军从醴陵败退,纵火烧城的同时,在桥面挖坑数十,中塞棉絮,灌煤油烧桥。此后数年间,醴陵城区南北交通,再次陷入瘫痪。
五年后,有一个醴陵人站出来振臂一呼,竟成就了渌水之上一道亮丽的风景。这个人,就是陈盛芳。

 

清末,洋务派为了振兴大清朝,用实业救国,买办大臣盛宣怀奏请朝廷开办了安源煤矿,并修通了萍醴铁路,把安源的煤用火车运到株洲的湘江边,再驳上大船运到武汉三镇的汉阳铁厂。一时间,热火朝天的安源,成了许多人圆梦的地方。当然,这里面也有许多醴陵人,泥瓦匠出身的陈盛芳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在安源煤矿的建筑工地,陈盛芳凭借着他精湛的手艺和刻苦、勤劳、朴实的人格,赢得了德国工程师的青睐,由一个小工头,变成了一个承包人,并且所承包的工程也越来越大。于是乎,按照现代人的说法,陈盛芳在安源,挖到了他的第一桶金,而这第一桶金,在当时却没有人知道这“桶”到底有多大。
在醴陵人的文化血液里,流淌着一种叫做“良田万顷,日食三升。广厦千间,夜眠八尺”的豁达和从容。陈盛芳的血液里,当然也不缺少这种东西。
拎着在安源挖到的那一桶金,回到家乡的陈盛芳,首先想到的,不是自己怎样去享乐,去挥霍,去花销,或者为子女铺下未来的幸福之路,而是首倡再建渌江桥。
在决定捐资修桥的那一刻,陈盛芳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,我们现在也无从考证,但从他亲自出马,担任工程经理这一点来看,他确实是一个


李陵版权声明声明
本站文章及图片仅供醴陵信息港专用,任何网站、报刊及其它媒体未经李陵授权,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,违者必究!
百年一善陈盛芳,渌水河,南门口,江源
Copyright 2006-2013 Powered By china0733 湘ICP备07000575号
湘人李陵自传 【版权声明】 长株潭网 仙岳山 太阳能热水器 免费建站 家用净水器 中国律师网 怎么查询手机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