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

作者 李陵 来源 醴陵信息港 点击 发布时间 08/06/04

 醴陵是父亲的故乡,却是我的第二故乡,为了回到故乡,父亲费尽移山心力,从遥远的西双版纳,把全家都迁了回来,而他自己,却在迁回来后的第四年,撒手人寰,留下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故乡,空荡荡地伫立在渌江边,年年岁岁。
父亲在儿女们面前话语极少,而且也从不做家务事。但是,父亲一些无言的行动,几句简短的话,一个眼神,生生世世都让做儿女的受用不尽。虽然我和父亲从未推心置腹地谈过话,但在我心里,父亲就是父亲,根本没有那些所谓的“代沟。”
依稀记得,是在我八那年,父亲才以父亲的形象进入我的脑海。
有一天吃晚饭,也不记得母亲是弄了什么也吃的,破天荒地要我到球场上去喊父亲回来吃饭,我装了饭夹了菜去。但球赛没结束,父亲就走不了,我就站在球场边上,边吃饭边看球赛。后来,球赛没完,我的饭却完了,但我又舍不得球赛,肚子又没饱,看见碗边上有一些油,碗底有些汤水,便伸出舌头去舔,感觉蛮有味道,就把碗边碗底舔了个遍,完事之后觉得意犹未尽,又开始舔第二遍,刚伸出舌头,就觉得有人在我脸上猛地扇了一耳光。因为太专心,就没看见到底是谁打了我,等眼前的金星消失了,再环顾四周,却发现人人都在专心致志地看球,球场上的人也都在跑来跑去,喊叫喧天。找不到发泄的对象,我就哭不起来,于是,我没再等父亲,而是装做没事的样子回家去。
不久,父亲回来了,也没再讲什么,洗了脸就吃饭,我也没跟他讲这事。因为,在回来的路上,我就想了好多遍,这一巴掌,绝对是父亲打的。今天,父亲已做古多年,死无对证,不过,这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这一巴掌,让我懂得了许多做人的细节。
虽然父亲不象母亲那样,对几个子女的日常小事喜欢唠唠叨叨,对家务事更是不闻不问,似乎是个不称职的父亲,许多该他做的家务事,他也总是指派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去做,但是,有一件事情,却让父亲在我的情感世界里高大起来,也让我感动到如今。
十二岁那年的一天,我发现左眼的前面有一块白色的斑点挡住了视线,用手去揉,总也揉不掉。三天之后我才跟母亲说,母亲不知事情的危急,要我到分场卫生所去看,卫生员看不出问题,就要我去农场医院。我跟母亲一说,母亲就要我自己去,因为,父亲正在农场医院“蹲点。”
到农场医院找到父亲时已是中午。农场医院的医生看了,无奈地对父亲说;“这是急性虹膜炎,除此马上到昆明医学院去,否则,这只眼睛怕是保不住了。”父亲听了,急得脸色一变,不管三七二
李陵版权声明声明
本站文章及图片仅供醴陵信息港专用,任何网站、报刊及其它媒体未经李陵授权,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,违者必究!

父亲,尽孝,银环蛇
Copyright 2006-2013 Powered By china0733 湘ICP备07000575号
湘人李陵自传 【版权声明】 长株潭网 仙岳山 太阳能热水器 免费建站 家用净水器 中国律师网 怎么查询手机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