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人杨光明

作者 李陵 来源 醴陵信息港 点击 发布时间 08/06/13

盲人杨光明
李陵
 
2003年下半年的某一天,一位同事突然对我说;你晓得么?南门算八字的杨光明被公安局抓了。我听了一惊,忙问;为什么?同事继续道;听说是他替人算八字怕算不准,就用慢性毒药下在符水里给人喝,弄出人命了。过几天就要开公审大会枪毙他了。
哈哈……我听了大笑起来。不可能。我说;我认识杨光明二十多年了,从他开始闯荡江湖那年起,我就认识他,并且还成了朋友,他的品德为人我都清清楚楚。那时我在马恋、嘉树等乡当杀猪匠,他赶场算八字,我赶场卖肉,而且都在同一户人家落脚,中午常同桌吃饭。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去问一下呢,保证他好好的在家里。
那到不要了,你这么了解他,给我说说吧。一个以算八字为生的盲人,竟然也有人诽谤中伤,肯定有非同凡响之处。
那到也是,给我泡杯茶,我慢慢跟你说。
好的。同事说着,真的给我泡了杯茶。
啜了一口茶,我慢慢地叙述开去;

1958年6月18日,在马恋乡南屏村的一户姓杨的人家,女主人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,为已经有了两个女儿的家里,带来了喜庆的气氛。
这个小男孩的爷爷,是一位革命烈士,在大革命时期就已牺牲,父亲也是46年参加工作的地下党员,此时在大障煤矿工作,任井下支部书记和工区长,而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。
虽然时代不同了,但重男轻女的思想并没有在国人的脑袋里消除,这个小男孩,被家里所有人当成了宝贝,父亲给起名叫大端。
但是,天总是有不测风云的,人同样也有旦夕祸福,三年后的1960年,这个小男孩杨大端,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世界的模样,小儿疳积就夺去了他一双明亮的眼睛。
五年过去,黑暗中,大端渐渐长大,虽然开始懂事,但在他的记忆里和脑海中,这个世界没有色彩,只有一种永恒的颜色,他认为,这个世界或许就是这样的吧。他也没有惊慌,没有悲伤,仍一如既往地生活着,母亲和两个姐姐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但这也养成了他倔犟,顽皮的性子。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色彩,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人。
在他八岁的这年,他母亲去世了,父亲又不在家,也不可能撇下工作来管他,两个姐姐也都要读书。
也就在这一年,文化大革命开始了。父亲在单位被批斗,两个姐姐也出去搞串连,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。黑暗中,他只能自己照顾自己,洗衣、做饭、炒菜。生的、熟的、烧的、糊的、溲的、咸的、淡的、热的、冷的,好吃的、不好吃的、只要能吃,他都吃了。
文革中,那些眼睛好的孩子,尚且没有书读,更不要说他一个盲孩子了。好得他自
李陵版权声明声明
本站文章及图片仅供醴陵信息港专用,任何网站、报刊及其它媒体未经李陵授权,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,违者必究!

盲人杨光明,马恋乡南屏村,瞎子
Copyright 2006-2013 Powered By china0733 湘ICP备07000575号
湘人李陵自传 【版权声明】 长株潭网 仙岳山 太阳能热水器 免费建站 家用净水器 中国律师网 怎么查询手机号码